日本关东军第731细菌部队的罪恶,已大量被揭露,然而,关于日本军部对该部队的领导和密不可分的关系,却很少有人论及。积极策划和建立细菌部队作为侵略计划的一部分细菌武器是一种违反…

日本关东军第731细菌部队的罪恶,已大量被揭露,然而,关于日本军部对该部队的领导和密不可分的关系,却很少有人论及。

积极策划和建立细菌部队作为侵略计划的一部分

细菌武器是一种违反人道原则、异常残酷的战争工具,1925年6月,各国在日内瓦签订了《关于禁止在战争中使用窒息瓦斯、毒气及细菌武器》的协议。日本军部明知细菌武器与人道和科学不相容,却从20世纪20年代末期起,积极策划和准备细菌武器,作为其对外政策的一部分。

1928年,日本军部派遣京都帝国大学毕业、专攻病理学和细菌学、先后在东京和京都军医院任军医官的石井四郎赴欧洲考察。1930年,石井回国后,日本陆军省和参谋本部开始积极准备建立机构,研究制造细菌武器。1941年夏,石井在对731部队负责干部谈到,日本军事当局为什么要成立像731部队这样一种研究机关时说:“日本没有充分的五金矿藏及他种制造武器所必需的原料,所以日本务必寻求新式武器,而细菌武器便是其中之一。”

  • 图 731部队的创立者和领导者石井四郎

1932年8月,参谋本部在日本陆军军医学校,设立了最初的细菌武器研究机构“防疫研究室”,由石井四郎主持工作。1933年,又在中国哈尔滨市南岗地区,设立了以石井为队长的秘密细菌研究所,称之为“加茂部队”或“奈良部队”。并在当时的滨江省五常县背荫河地区,设立了细菌实验的场所。全部工作人员约1000人。当时担任关东军副参谋长的冈村宁次说:“关于石井机关的创立之事,在陆军省内只有大臣、次官、军务局长、军事科长、军医局长等人,在关东军内只有小矶参谋长和我所知的机密事项,只准许我直接和石井秘密接头并与中央联系。”为何要在中国东北建立细菌部队,731部队生产部长、军医少将川岛清说,“那里有可能获得大量非日籍的活人来做进行细菌试验的材料,并且地域也很广阔”,又接近前办联,便于对苏联远东各城市进行细菌攻击。

1936年,参谋本部呈请并由天皇发布敕令,8月在中国东北建立了2个细菌基地,交由关东军指挥,以便从事先前已由石井四郎在实验室中开始进行的罪恶实验,并指定了部队人员数额和要建立的房屋。这2个细菌基地,一个在长春市南5公里的盂家屯,招牌是“关东军军马防疫部”,1941年8月改称第100部队;另一个在哈尔滨,招牌是“关东军防疫部”,同时在哈尔滨南20公里开始勘测细菌部队的基地,1938年6月在此设立特别军事区,把“关东军防疫部”迁至这里,改称“东乡部队”,1940年8月称“关东军防疫给水部”。到1941年,关东军所有各部队及机关都采用番号,这个部队开始改称为“关东军第731部队”,背荫河细菌实验场的人员和设备也全部迁到平房,工作人员增至2000人。

l939年和1940年,天皇屡次发布密令,命令对731部队加以扩充和改编,并成立了4个支队。这时,陆军省把医学博士、东京军医大学教授、细菌专家梶冢隆二调去担任关东军军医处长,以加强这一工作。根据天皇裕仁1940年颁发的一道或两道秘令,又于同年下半年在海拉尔城、孙吴城、海林站及林口站,成立了731部队的4个支队。秘令上规定了各支队成立的期限及其驻扎地点。每一支队员额达300人。还把“满铁”管辖的大连卫生研究所,编入731部队序列,任务是培殖各类疫苗,供活人实验时使用。

小编推荐阅读

这支日本部队比731部队还残忍,无数同胞被它害死,却少有人知

梅花镇惨案老照片:日军不仅屠杀女性还做了个耻辱的手术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网站地图xml地图